【房子那点事】李坤军:宋卫平的全部不悦在于他只做成了房地产商
第15期【2014-05-18出品】
宋卫平的全部不悦在于他只做成了房产商
【摘要】:
◆对于公开信的内容,各人有不同的解读,但那种“束缚太多,无处逢生”的悲戚感还是打动了很多人。
◆绿城是被绑架的一家企业,绑架来自于多方面,很多时候甚至以“好心”的面目出现。
◆宋卫平有鸿鹄之志,但最终只做成了一个商人,这是他不悦的全部。当规模、产值、利润,都不是他追求的目标时,放弃也就变成了一件容易事。
  

5月17日晚,宋卫平以一贯的“千字文”的方式,再发公开信,在向社会各界致谢的同时,也解释了自己出让绿城股权给融创的原委,并告知自己的去向。对于公开信的内容,各人有不同的解读,但那种“束缚太多,无处逢生”的悲戚感还是打动了很多人。自从绿城传出转让股权给融创的消息后,我也被很多人问到过绿城怎么了的问题,宋卫平给出了最终的答案。但就我个人而言,我说说我理解的绿城和宋卫平:

  

1,绿城就像森林里的一棵大树,这棵大树被人认养了,并不会妨碍森林植被的多样性,也不会妨碍森林未来的茂盛程度。宋卫平当年种下树,并把其养大,期间付出的心血值得每个人尊重,在中国做企业不易,尤其做大企业更不易,绿城品牌还在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宋卫平终究会有一天告别绿城,这次只是时间提前点。年初在亲自坐镇沈阳项目时,宋卫平曾说,要是卖不好,他就辞去董事长的职务,想不到一语成谶。

  

2,绿城是被绑架的一家企业,绑架来自于多方面,很多时候甚至以“好心”的面目出现。第一个绑架来自“绿粉”,“绿粉”不停地对产品吹毛求疵,使得绿城在追求产品完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终成孤独者。绿城是一家对老业主无比依赖的企业,最终形成宋卫平眼里“业主至上”的原则,业主地位远高股东、合作伙伴和员工,但事实证明,绿城只懂“绿粉”,对于“绿粉”之外的客户,他们真的懂的很少。只是很多时候,宋卫平错误地认为,“绿粉”就能代表客户。第二个绑架来自“媒体”,媒体一次次地将“好房子”的帽子戴到绿城头上,使其只能上不能下,只能不计成本发很用力,不能随行就市委曲求全,最终的结果是绿城把房子做成了收藏品,而非使用品,房子最本质的特性被掩埋。

  

3,绿城的房子过去受“绿粉”追求的原因有两个,一个是确实不错的品质,另一个是溢价可观,但随着规模的扩大与成本的上升,绿城房产品的这两个特性都在下滑。尤其是后者,由于在开发方面巨额的投入,绿城的售价要远超同行产品,这导致这几年绿城房子的溢价空间基本没有,这直接催生众多“绿粉”的离去,宋卫平在公开信中举到的无锡项目难卖的例子,除了“双限”,还包含有“绿粉”的不再慷慨解囊,这表明在这个时代,忠诚本就是件操蛋的事。

  

4,宋卫平是公认的理想主义者,人文色彩浓厚的伤人,同时又是精英思想作祟的自我封闭者,他心怀天下,却自划圈层;他为富人造房子,却试图通吃市场。他忘记市场中,本质上还是穷人的挣扎。

  

5,现在哭着喊着为绿城伤感的人,其实未必住过绿城建造的房子,也未必了解绿城和宋卫平,他们中有些人杂糅了自己的职业经历,哀叹绿城只是哀叹自己,有些人只是一味的表白谄媚,等到融创坐庄后,绿城就是翻过去的一页。

  

6,绿城是一家企业吗?肯定是,但绿城是一家现代意义上的企业吗?肯定不是。绿城在企业架构、成本把控、人才选拔、制度建设、风险评估、决策科学、财务运营等方面,都是缺失的,绿城就像一台法拉利拉着的马车,车头动力很足,跑的很快,但方向未必正确;车厢谨小慎微,有时想等等看看,却架不住车头的一往无前。绿城始终一家以创始人个人魅力维系的企业,这是中国缺乏可靠的经理人制度带来的弊病,也是老板个体性格使然。只是发生在绿城身上的困局,在中国的大量企业身上一而再的上演。中国鲜有百年企业,与此有很大关系。这是时代之殇,亦是社会之殇。而与目前国内拔尖的房企相比,绿城从来没有顺畅地走通过资本之路。

  

7,宋卫平要的不是安慰,不是同情,而是理解。作为一个1958年出生的人,他经历过的,基本是我们这个国家发展过的。留点时间去做他自己想做的事,对他而言是最好的。宋卫平有鸿鹄之志,但最终只做成了一个商人,这是他不悦的全部。当规模、产值、利润,都不是他追求的目标时,放弃也就变成了一件容易事。

本文作者

李坤军杭州日报房产工作室主任
陪你聊聊那些关于房子的事
本栏目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

腾讯房产二维码
扫描关注
分享
腾讯微博腾讯微博
QQ空间QQ空间
QQ好友QQ好友
新浪微博新浪微博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手机阅读分享话题